当前位置:首页 > 铁清霁 > 正文

锦富技术去年营收少了1.7亿元 会计差错背后供应商、客户疑云重重

摘要: 每经记者 赵李南 厦门报道 每经编辑 张海妮 撇去记账方式带来的“贸易购销类业务”的浮沫后,锦富技术(30...

  每经记者 赵李南 厦门报道    每经编辑 张海妮    

  撇去记账方式带来的“贸易购销类业务”的浮沫后,锦富技术(300128,SZ;前收盘价3.09元)2021年度的营收一下子少了1.7亿元。

锦富技术去年营收少了1.7亿元 会计差错背后供应商、客户疑云重重

  更令人惊奇的是,公司“贸易购销类业务”的交易对手之一是一家假央企。在该“客户”的工商注册登记地址,记者也未能找到这家公司。此外,种种迹象显示,锦富技术“贸易购销类业务”的供应商与客户之间也存在着关联。

  1.7亿元营收的会计差错

  据锦富技术公告,其进行“贸易购销类业务”的主体是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挚富高分子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挚富)。

  按照锦富技术的说法,“贸易购销类业务”的操作方式为:锦富技术与客户厦门炬煜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炬煜)签订销售协议,向其提供锌锭、电解铜、钴湿法冶炼中间品等金属制品。同时,锦富技术根据销售所需的产品种类及数量,向供应商厦门市中智信联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智信联)进行相关金属制品的采购。

  2021年一季度至2021年三季度,锦富技术对上述贸易购销类业务以总额法确认营业收入,今年3月,锦富技术对该业务进行会计差错调整,由总额法调整为按净额法确认收入。2021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由2.64亿元更正为2.12亿元,半年度营业收入由5.27亿元更正为4.16亿元,前三季度合计营业收入由8.31亿元更正为6.6亿元。由于差错调整,2021年前三季度锦富技术的营业收入累计相差1.7亿元。

  随后,深交所对锦富技术下发了监管函,深交所表示:“你公司上述会计差错更正幅度较大,且更正时间滞后。”

  深交所认为,锦富技术的上述行为违反了《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并请锦富技术董事会充分重视上述问题,吸取教训,及时整改,杜绝上述问题的再次发生。

  5月16日晚间,锦富技术回复了深交所下发的年报问询函,更详细地介绍了上述贸易购销类业务的情况。

  针对“2021年开展金属贸易业务的原因与合理性”问题,锦富技术回复称,厦门炬煜系由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石油集团)最终100%控制的企业,为国有全资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国务院国资委。

  对于上海挚富开展该业务的原因,锦富技术表示,上海挚富原主营汽车及家电等用隔热减震类材料的模切业务,受行业竞争加剧、所在地生产及管理成本上涨等因素影响,上海挚富产品利润水平下滑。在此背景下,2020年末上海挚富逐步停止相关业务经营。

  “为充分利用上海挚富及经营团队在过往经营过程中积累的相关业务资源,盘活上海挚富的经营,增加公司收入及利润,公司及上海挚富考虑到客户厦门炬煜系中石油集团下属国有全资公司,信用水平较高,2021年以来在确保风险可严格控制的前提下,与厦门炬煜开展部分金属品贸易代理业务,以实现一定的创收创利效益。公司认为2021年开展金属贸易业务具有合理性。”锦富技术表示。

  问询函回复公告显示,锦富技术报告期营业收入扣除的金额较上年大幅增长的原因主要系贸易品销售额大幅增长,其中,上海挚富当年新增双面胶、金属品等贸易业务,销售额为2703.73万元。

  报告期内,锦富技术贸易业务的综合毛利率仅为1.09%,公司解释称,由于在此贸易品交易中承担的风险相对较低,故毛利率水平不高,符合实际情况,交易双方确定的交易价格公允合理。

  此外,锦富技术表示,公司对客户、供应商的背景、实力等按集团标准进行专项评估,并通过“客户准入及信用额度审批表”,“供应商资格审批申请单”完成该业务的授权审批。公司与贸易业务的交易双方签订了购销合同,采购、销售价格均参考上海期货交易所期货合约的定价及市场价格,并经交易双方协商确定,定价公允,每月均根据购销合同约定的内容,按照客户确认的交货时间进行实物交割,客户在验收合格后于送货单上签字确认。所有贸易业务都基于供需各方的真实需求,具有真实商业背景和商业实质。

  厦门炬煜为国有全资公司?

  尽管在公告中,锦富技术言之凿凿地称厦门炬煜为中石油集团下属国有全资公司,信用水平较高,且经过了“客户准入及信用额度审批表”等公司审查。

  然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锦富技术的说法或许并不可靠。启信宝显示,厦门炬煜的股权上层公司依次分别为:中盐浦盐(广州)投资有限公司、中能国信(深圳)控股有限公司、中能(深圳)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浙江易德诚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中弘卓越(福建)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市中油科技开发公司(以下简称中油科技)和中石油集团,这些公司之间的持股比例皆为100%。

  2021年11月,中石油集团在其官网公布了《关于不法企业假冒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子公司有关情况的公告》,其中就包括了中弘卓越(福建)集团有限公司和中油科技。

  中石油集团在上述公告中表示:“长期以来,有不法分子通过伪造相关材料等方式,将企业注册为我集团下属子企业,以我集团下属子企业名义开展业务。经我集团核实,以下公司及其下设各级子公司均为假冒国企,与我集团无任何隶属或股权关系,也不存在任何投资、合作、业务等关系,其一切行为均与我集团无关,请社会各界提高警惕,注意防范风险,如发现其违法犯罪行为,请尽快到公安机关报案。”

  5月27日,记者也拨打了中弘卓越(福建)集团有限公司电话,第一次拨打对方未接听,第二次拨打后成功接通,但对方并未回应记者“是否为中弘卓越(福建)集团有限公司”的问题,便挂断了电话。

  此外,中油科技也在中石油集团官网公告的假冒名单中。5月27日,记者拨通了中油科技的工商联系电话,对方表示,中油科技与中石油集团之间没有关系,并且有计划注销中油科技,但由于挂靠企业过多,只能先清理这些挂靠企业。

  至于这些企业是怎么挂靠到中油科技名下的,中油科技的该工作人员表示:“可能都是他们刻了我们的章,就是冒充我们。”对于这些挂靠企业具体在开展什么业务,该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并不掌握。以下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下称NBD)与该工作人员的对话实录。

  NBD:你们和中石油之间是什么关系?

  中油科技工作人员:中石油(去年)11月3号在官网上已经发了,我们跟它没关系。

  NBD:那工商信息上为什么显示现在还是有关系的?

  中油科技工作人员:去年11月3号的官网上面已经发了,说我们跟它没有关系。

  NBD:我看了那个公告,但是我们现在查工商的股权结构,你们还是跟它有关系。

  中油科技工作人员:是这样,就是以前是有关系,人家现在不承认了。(我们)底下的那些公司,不是我们认可的,可能都是他们刻了我们的章,就是冒充我们,也有二百多家公司。

  NBD:有家公司叫厦门炬煜实业有限公司,也是你们底下的,这家公司也是这种情况么?

  中油科技工作人员:也是这样的情况,我们没有授权,他们不知道怎么就挂靠到我们了,我们自己都不知道。

  NBD:那他们做的什么业务你们也不清楚?

  中油科技工作人员:我们根本就不清楚,我们都不掌握。后来怎么一看,挂靠我们的越来越多?疫情前就要准备注销,但是注销不了,底下挂靠的太多,然后疫情期间又出来好多,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挂靠的,后来11月3号,一看没办法,弄了一堆都是挂靠的,公司就都不承认了。

  NBD:你们是想把谁注销了?把你们这家公司注销了吗?

  中油科技工作人员:对,就是要把这家公司注销了,就是这意思。那注销不了,因为底下挂靠的太多,现在正在清理,我们先从天津开始清理。

  NBD:你们就是想把北京市中油科技开发公司这家公司注销,对吧?

  中油科技工作人员:对。

  5月2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就是否核实过厦门炬煜央企背景的真实性,以及如何看待中石油集团对该公司股东的假冒公告等,向锦富技术发出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地址相邻的客户与供应商

  据锦富技术公告,其向中智信联采购电解铜、锌锭和钴湿法冶炼中间品,转手再将这些产品卖给厦门炬煜。

  种种迹象显示,厦门炬煜与中智信联之间,或也存在一定的关联。

  启信宝显示,厦门炬煜的注册地为“中国(福建)自由贸易试验区厦门片区港中路1260号301-8单元”,中智信联的注册地为“中国(福建)自由贸易试验区厦门片区港中路1260号301-2单元”。也即厦门炬煜与中智信联的注册地门牌号相同,两家公司同样都位于1260号的“301”,一家为301-8,一家为301-2。

  除了注册地址相近之外,厦门炬煜2019年度的工商年报显示,其联系电话为1895012****,该电话号码同样出现在中智信联的工商登记联系方式中。

  此外,根据启信宝信息,厦门炬煜历史上曾有监事名为林艺锋,中智信联有一名监事也叫林艺锋。

  厦门炬煜的历史股东为厦门市信邦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邦威),信邦威也是厦门禾豫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禾豫)的股东之一。厦门禾豫与中智信联则共同持股厦门禾豫新材料有限公司。

  中智信联、信邦威的法定代表人均叫林艺强。记者暂无法确认上述同名的林艺强、林艺锋是否为同一个人。

  5月2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了厦门炬煜和中智信联的注册地——中国(福建)自由贸易试验区厦门片区港中路1260号。

  港中路1260号是一座较大的建筑,其中一楼主要是展厅,《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三楼看到,编号是由302开始,并无301。而在三楼的所有公司中,记者并未能找到厦门炬煜和中智信联。

  记者向负责该栋大楼管理的工作人员了解到,厦门炬煜和中智信联的确注册在该地,但该工作人员表示,这两家公司不在此处办公,也从未见过这两家公司的工作人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拨打了厦门炬煜工商年报中的两个电话,其中手机号码的机主告知记者打错了。而座机电话接听者并未否认其公司为厦门炬煜,但在记者明确告知对方媒体身份并表示想要采访时,对方挂断了电话。

  随后记者再次拨打了厦门炬煜的该电话,并问及“你们的股东和中石油之间的关系?”对方表示:“有什么关系,没关系。”随即再次挂断电话。

  5月27日,记者也拨打了中智信联的联系电话,在表明媒体身份后,对方仅表示“不需要”,便挂断了电话。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同时也就如何解释厦门炬煜和中智信联之间存在的上述关联性,以及与厦门炬煜、中智信联之间开展的业务是否具备商业实质等问题,向锦富技术发出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