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答高杰 > 正文

溢价拍卖频现:锂矿焦虑从何而来?

摘要: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原标题:溢价拍卖频现,锂矿焦虑从何而来 继...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原标题:溢价拍卖频现,锂矿焦虑从何而来

  继斯诺威矿业股权拍卖以20亿天价落槌后,5月24日,澳洲锂矿Pilbara年内第二次拍卖结果出炉,最终成交价格5955美元/吨,较今年4月的第一次拍卖价格上涨5.4%。

  在新能源产业高速发展背景下,锂元素需求暴增,锂矿价格不断上涨。通联数据显示,2021年初至今,碳酸锂价格从约5万元/吨,上涨至最高50万元/吨,涨幅超过500%。

  尽管近期锂价回调,业内认为锂价拐点显现,但是需求预期不减,市场抢锂大战推升上游资源股权价格不断攀升,拍卖价格一次次超出市场预期。

  锂矿焦虑蔓延

  具体看来,此次Pilbara拍卖矿石量为5000吨,精矿品位5.5%,经折算1吨 LCE的成本价约为41.8万元/ 吨。该批矿石预计将于6月中旬至7月中旬实现发货交付。

  而此前Pilbara共进行了四次拍卖,根据SMM梳理,早在2021年7月30日,Pilbara首次拍卖最终成交价为1250美元/吨,精矿品位5.5%,成交量1万吨;第二次在2021年9月13日,成交价2240美元/吨,精矿品位5.5%,成交量8000吨;第三次则在2021年10月26日,成交价2350美元/吨,精矿品位5.5%,成交量1万吨。

  进入2022年,拍卖溢价显现,第四次拍卖则是在4月27日,拍卖出了5650美元/吨的高价,相比第三次拍卖涨幅高达140%的涨幅。

  不仅仅是Pilbara,5月21日,在京东拍卖平台举行的成都兴能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雅江县斯诺威矿业发展有限公司54.29%的股权拍卖以20亿元价格成交。早在2020年2月,斯诺威矿业股权在京东破产拍卖平台上拍卖的起拍价仅为8.49亿元。

  东北证券分析,考虑到交易佣金6000万元及54.3%股权所对应的债务8.7亿元,该笔拍卖实际拍卖成本高达29.3亿元,单吨LCE收购价约7443元,显著高于业内正常收购价格水平。

  近期还有国轩高科控股孙公司,于5月20日竞得了江西宜春市割石里矿区水南矿段瓷土(含锂)矿普查探矿权,代价为4.6亿元,这是国轩高科在江西取得的第二个探矿权。

  该探矿权面积0.26平方公里,瓷石矿资源量5507.06万吨,伴生锂金属氧化物量18.175万吨。

  SMM分析认为,锂矿溢价拍卖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资源端紧缺的得到共识,企业资源保供的力度逐步加大。另一方面,行业认为资本的介入也可以加速锂矿的开采。据SMM现货价格显示,近期,金属锂现货价格持续下行,目前其现货均价已经降至300万元/吨的重要关口,价格暂时企稳。

  中信证券分析,随着斯诺威矿业股权拍卖高溢价成交,映射出当前锂行业的高景气度和锂资源争夺的激烈程度。锂矿成为制约锂供应增长的核心环节,矿价的持续走高也会对锂价形成支撑。

  规模能否战胜周期

  实际上高价买锂矿似乎已成为业内普遍操作,但是收益长期无法兑现、债务压力过重也是普遍存在的现象。

  例如,2018年斥巨资收购SQM的天齐锂业,连续三年亏损严重,陷入债务危机。为此公司不得不多方融资。其中就包括将在纽交所上市的SQMB类股,进行了为期3年期领式期权融资方案。对于这笔看似“危险”的买卖,天齐锂业在财报中提到,作为SQM第二大股东,公司有望从其快速的产能扩张中,获得更高的投资收益。

  直至2022年一季度,随着SQM一季报增长超预期,天齐锂业才有回血迹象。

  财报数据显示,SQM一季度实现净利润7.96亿美元,同比增长1071%;天齐锂业合计持有其23.02%股份,预测2022年上半年净利润将增加约6.2亿元。

  而在漫长的回血过程中,不少举债购矿的企业未能熬过金属价格波动周期。

  此前,锂盐价格大幅回落时,澳洲矿山Alita和Altura均出现债务危机,并分别于2019年8月和2020年10月宣布破产;多家矿山在价格下行周期中被迫减产,扩产项目不断推后,锂供给端持续缩减。

  东北证券提示风险称,如果矿山/盐湖等供应产能释放超预期,可能会导致有色金属资源供给过剩,造成价格下跌。锂、钴、稀土等下游需求分散在新能源汽车、3C 产品等, 铜、铝等下游需求分散在电力工业、建筑等领域,如果下游需求量不及预期,可能会造成价格下跌,从而影响相应公司的利润。

  对于锂资源保障,工信部之前曾表示,将着眼于满足动力电池等生产需要,适度加快国内锂、镍等资源的开发进度,打击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等不正当竞争行为。目前,我国一批碳酸锂产能也在建设中。

发表评论